故鄉多雨的秋天
發布日期:2021-10-15    作者:梁江盼    
0

這個秋天不知道是怎么了,雨一場接著一場,不停腳,像是天空漏了個大窟窿一樣。好不容易晴了天,但滴答聲還沒有飄多遠,鉛灰色的云又堆積起來,雨又下了。

故鄉多雨的秋天

淅淅瀝瀝的雨,纏綿地落著,天氣一天比一天冷,秋意一天比一天濃。多少次我望著眼前的雨,眺望故鄉。母親說老家今年的雨水也多,漢中落一場,那邊就落一場,趕趟兒似的,沒個停駐。由此,我便想起了故鄉的秋雨,想起那些秋雨里的往事。

十月的秋陽已經不再燥熱了,尤其是下了幾場雨后,陽光已經被削減了銳氣,溫度淡下去,風冷起來,清瘦了山林草木,厚重了遠山大地。冷冷的風中帶來些許的蕭瑟,蕭瑟中有摻雜著歲月裹挾的滄桑,讓不悲秋的人,也感嘆于季節更替的無情。

在落雨的秋天,秋收還得照樣進行。父母種著幾畝地,是一家人的口糧來源,所以即使下雨,他們也要把糧食從地里扛出來。他們做重活,我們那時年紀小,就只能打下手。當他們把苞谷運回來時,我們就挨個把苞谷用繩子系起來,懸掛在墻上,以便于風能夠把苞谷上的水汽吹干,防止苞谷發霉腐爛。父母帶著一身雨水往返,我們帶著一身汗水忙碌,在連續的雨天里,辛苦地把苞谷收好了,處理好了,但雨仍舊下著。下雨時,其他農活基本干不了,孩子們的游戲也玩不了,一家人就被困在了小小的院落中。

平日里大人去干活,孩子們去撒野,一天照面的時間也不多,但雨水恰似一雙手把一家人攏在了一起。記得下雨時,父親總是坐在門邊修補農具,母親不是縫補衣裳就是給我們準備些平日里頭不常吃到的食物,我記憶尤深的就是炸蘿卜餅。秋日里,青頭蘿卜、水蘿卜、紅蘿卜們都長大了,我家院子里就種著現成的蘿卜,需要吃時到地里一拔就有了。母親從地里頭拔了幾根紅蘿卜,用井水沖洗干凈蘿卜上沾著的濕漉漉的泥,紅蘿卜登時變得鮮艷,沾著雨水的蘿卜纓子也沒有丟,被母親切碎腌制,用來炒著吃。

蘿卜被母親切成細長的蘿卜絲,然后將蘿卜絲放入面粉中攪拌,再加入胡椒粉、雞蛋等輔料,待面粉成糊狀后,母親用勺子從中挖一勺,放到熱油中炸,“刺啦”一聲,蘿卜絲表面就變成了焦黃色,稍微炸一會兒,蘿卜餅就做好了。我們很饞母親炸的蘿卜餅,所以母親做蘿卜餅時,我們就等在鍋邊,剛出鍋的蘿卜餅最脆、最香,人手一個,吃得狼吞虎咽,笑聲也從嘴邊溢出了。

在下雨的秋季,我的夢時常被雨水打濕,我時常夢回故鄉,夢回那個落著雨,飄著蘿卜餅香甜味道的小院,仿佛我們從未長大,仿佛父母從未變老,我們一起聽雨,一起說話,歲月靜好,回憶悠長。(計量檢驗中心   梁江盼)

破外女出血视频全过程,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,中文字幕乱码高清完整版,国产免费AV吧在线观看